金陵论坛_南京论坛_金陵杂谈_江苏苏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投稿邮箱:724922822@qq.com 新闻·投诉热线:13260748888

世界银行原副行长亲自主讲“大金融” 钜派客户反响热烈

[复制链接]
出土老古董 发表于 2018-3-23 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月20日,由钜派投资集团联合主办的“陆家嘴资本夜话”第二期活动在陆家嘴中国金融信息中心顺利举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副行长兼首席运营官、世界银行原副行长祝宪,作为本次主讲嘉宾,做了题为“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演变、挑战和改革谈起”的深度解析,钜派投资集团投资顾问总经理周科君先生担任本次“陆家嘴资本夜话”活动的主持人。



在第二期“陆家嘴资本夜话”活动上,中国金融信息中心董事长叶国标先生、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秘书长赵海先生给予了热情洋溢的致辞。叶国标先生表示,恰逢今天两会顺利闭幕,我们在这里举行第二期“陆家嘴资本夜话”活动,以这样的会议庆祝两会的闭幕。我们联合建立“陆家嘴资本夜话”的用意,就是因为我们感觉到,金融中心的背后,必须是一个思想的中心、信息的中心、知识的中心,所以我们要搭建这个平台,让那些有经济实战经验,和深厚理论修养的大咖来分享他的经验、知识,服务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国家战略。



钜派投资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倪建达先生表示:“通过联合主办‘陆家嘴资本夜话’系列活动,我们邀请到行业内的顶级专家,来分享自己的观点、分享自己对未来的看法,为推动中国金融业的持续健康发展而积极建言献策。“陆家嘴资本夜话”活动每两周举行一期,每期都有不同的主题,这些主题由不同的专家来主讲。我们期望通过系列活动,打造金融界、学界、政界、社会各界反响好、有新意、有影响的交流平台,为政府制定政策提供真知灼见,同时,帮助企业经营者进一步理解政策,调整发展模式; 帮助投资者从更高层次、更广深度理解投资的理论、逻辑、以及操作方法。”



3月20日晚上,上海厅座无虚席,祝宪行长稳坐讲坛,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建立与演变入题,开启了他的陆家嘴“炉边谈话”。当晚,祝宪深入探讨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遗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后布雷顿森林体系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变革;新型国际开发金融机构的诞生;国际开发金融体系展望。座谈现场气氛热烈。



谈中国宏观经济调控:长江游船上的研讨达成了共识



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改革开放的理念之后,面临着一个迫切的问题,就是:在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经济过渡应该怎么搞?宏观经济框架应该怎么搞?当时的中国经济管理者和学术界都对此缺乏经验。



为此,中国在长江上的一艘轮船中,召开了一次宏观经济研讨会,在此会议上,当时中国第一流的经济学家,还有世界银行请来的一些经济学家,包括获得过诺贝尔奖的一些经济学家,东欧、印度一些大牌经济学家,都来参与讨论。其中,当时在国家发改委工作的三个年轻人,也参与了讨论。他们三个现在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一个是周小川,一个是楼继伟,一个是郭树清。



通过这次经济讨论会,专家学者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框架下应该做哪些事情,怎么进行改革,进行了很好的探讨。这次会议以后,中国当时的领导层形成了一个共识,就是中国也要搞宏观经济管理和调控。在此之前,中国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没有太多宏观经济的概念,包括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实际上是在计划经济条件下,分不开左口袋和右口袋。我刚刚参加工作时,加入财政部,那个大楼既是财政部,又是人民银行,主要都是靠国家计委发指令,进行全功能的计划经济。从今天回头再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框架建立,已经离当时的物资匮乏的,什么都是要靠分配的计划经济体制走得相当远了。



在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度的过程中,布雷顿森林体系、特别是世界银行提供了有借鉴意义的国际经验,帮助我们进行了很多改革,包括国企改革、金融体系的改革、财政分税制的改革等等。



尽管现在说,布雷顿森林体系有种种弊端,但是它作为一个建立多边的政策和经济理念的框架,还是有积极的一面,我们应该给予承认。还有一个问题,即便这些机构是西方主导的,这些西方国家在这些金融机构和体系中间有自己的利益,但作为整体的金融体制,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它也还是有积极作用的。



站在今天的这个时间点上回头看,可以说布雷顿森林体系既不要像发达国家所说的那样完美无缺,也不像有些极端的说法:他们一无是处。华盛顿共识怎么来的呢?实际上就是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对在发展中国家出现金融危机之后怎么治理的问题。在美国主导的经济思想下,当发生经济危机后,应在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上同时采取比较有力度的改革,甚至说全面收缩,但这个过程中,给很多发生金融危机后的国家和人民带来了很多创伤,带来了很多痛苦。因为美国主导的经济政策,用通俗的话来说,不能说药方下的完全不对,但它可能是一剂虎狼药。印尼发生经济危机以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飞到印尼雅加达,跟当时的总统苏哈托,提出一个全面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紧缩的计划,以换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资金支持。当时,有一个照片非常醒目,就是在签字仪式上,苏哈托低着头,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总裁趾高气扬的站在那儿,这张照片发出来以后,让印尼的人民感觉,这是一个非常屈辱的事情。



对布雷顿森林体系来说,他们所开的“药物”,常常是他们自认为放之四海皆准的,发达国家是这样,发展中国家也是这样。但实际上,对于一个慢性病“患者”来说,长期身体虚弱,猛然间服下一剂虎狼药,可能会产生反作用。这,就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的一个非常深刻的教训。今天,以及可预期的将来,如果布雷顿森林体系、特别是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痛定思痛进行改革的话,这些问题还会存在。但时代不同了,中国等中等收入国家,在自身宏观经济管理、经济实力等方面已经取得了巨大的飞跃。我们将针对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弊端,一条条进行分析,然后得到一个根本的解决。



谈气候变化:福建风电具有标杆意义  将继续支持类似项目

在“陆家嘴资本夜话”活动中,祝宪行长详细介绍了布雷顿森林体系、世界银行等世界经济格局的来龙去脉。有听众就气候债等问题与祝宪行长展开了探讨。

对此,祝宪表示, 气候变化所提供的公共产品和服务,是个全球性的问题,如何治理全球气候变化,是一个动态博弈的过程。天要更蓝,空气要更好,是我们每个人的追求,所以气候变化不仅仅是其他国家要求我们做的,而是我们要做的。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愿意就此做出自己的努力,但我们要找准项目。对此类项目,我们期望是可持续性的,不仅要能带来气候方面的改善,同时还要满足我们的收益要求,在财务上能够达到我们的项目回报标准。前年,我们已经发了绿债,用于可持续发展新能源部分,比如说用一部分人民币发债30亿,投入到福建的海热风电项目,也是应对气候变化,减少化石能源的一个举措。虽然本身它起的作用并不是特别显著,但它起到了一个先导作用。从科技发展层来讲,我们的风机过去都是在陆上的,现在可以在海上运行了。可以说,福建的风电项目,有一个标杆性的意义。通过这个项目,促成了欧洲西门子公司上海电器的合作,西门子同意把它的技术和装备拿到中国来。今后,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我们还是愿意给予支持。



谈多边开发金融组织:作用非常大



针对媒体记者提出的新开发银行如何支持实体经济等问题,在昨晚的“陆家嘴资本夜话”活动现场,祝宪行长给予了精彩回应。



祝宪表示,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的运营模式,和其他开发性金融机构有些类似,比如中国自己本身的开发金融机构——国家开发银行。因为我们不是一个行业银行,不做储蓄,不做零售业,更多的是在市场上筹资,有保守的资本金比例,能够以相对比较低的成本发债。这样募集的钱作为我们进行贷款的资金来源,如果我们做到成本可控,那么资本就能够匹配到长期的资金需求。在这个基础上,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就有了一个比较坚实的财务基础。



另外,祝宪坦言,当今时代,世界银行一年提供20亿美元(贷款),而我在财政部当司长的时候,世界银行高峰时候可以提供30亿美元(贷款)。但二十年前的30亿和今年的20亿不是一个数字等量的。那个时候,我们的资金来源相对比较匮乏,所以多边组织提供的资金作用还是非常大的。现在,我们在支持中国实体经济发展上,采取有所为,有所不为的策略。理由是,中国一年基础设施投资是几万亿,而新开发银行能拿出来的资金不到1000亿。因此,我们选择支持那些有创新意义的,有示范意义的(项目)。新的产品、新的方式、新的开发模式,这是我们应该走的方向。否则,如果我们的贷款只追求财务回报率的话,尽管固然是好事,但它就没有起到引领示范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