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论坛_南京论坛_金陵杂谈_江苏苏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投稿邮箱:724922822@qq.com 新闻·投诉热线:13260748888

黄陂土地失踪被曝光 官员扬言要告媒体(转载)

[复制链接]
没事吹泡泡 发表于 2017-9-7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武汉天河机场三期工程征地引发了“暴力事件”,而198亩土地统征后却处于“失踪”状态,三位农民最终以信息公开为由告赢了黄陂区人民政府!2017年8月,当媒体纷纷报道这起推动社会法治建设进程的案例、拥护BANNED总书记全面依法治国重大战略部署时,武汉市黄陂区政府官员却扬言要告媒体,理由是媒体报道中提到他的名字,同时天河街派出所民警也闯入举报人家中,威胁举报人……

机场“暴力征地”无人问责

范想军、范良稳、范火生本是武汉市黄陂区天河街道店村涂家田湾村民,也是武汉福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东。1992年12月,经300名村民同意,并由当地村民委员会、工商管理局、土地管理所批准,以范想军等为首的村民以150亩土地长期使用权入股,组建了武汉福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一心想带动村民致富的范贤清响应黄陂招商引资的政策,成为公司的控制人,所有村民公粮由公司负担,而该150亩土地的长期使用权由机构评估作价为5000万元。第二年,公司又拿出巨资征用了道店村土地48亩,并依法取得了商业经营用途的土地使用权证。

福泰公司起初发展势头很好,1993年公司已盈利1个多亿。然而,道店村不是华西村,福泰公司发展很快停滞,特别是4前土地被征更是遭到灭顶之灾。2013年,因武汉天河机场三期项目建设需要,公司198亩土地也在被征之列。武汉市黄陂区天河街人武部长魏家明任天河机场黄陂区征地拆迁还建协调指挥部部长(简称征地指挥部),但他们没有通知福泰公司,而是直接向村民提出原涂家田湾的土地每亩补偿2.175万元。福泰公司当然不接受,因为武汉商业经营用地每亩都在数百万以上。



黄陂土地失踪:范良稳被打伤

2014年7月11日上午,51岁的范良稳发现征地指挥部组织了60多人、动用了3台推土机,强行将他们的土地推平施工,他就上前制止,谁知招徕一顿拳打脚踢,他当场昏迷过去。后经医生确诊,范良稳被打成肾出血,住院20多天才出院,从此落下了终身的后遗症。第二天,45岁的毛金仙手臂也被打断,70多岁的杨勋代身上多处受伤,其他几位村民也挨了不少拳脚。当天,群众报警,4名施暴者被抓,但当晚就被无罪释放。事后,村民代表们认为吴祖云作为当时黄陂区的行政法人,魏家明作为征地指挥部部长,对暴力征地有着不可推御的责任,可他们投诉、上访后至今无人问责。

当股东们开始了上访、诉讼之路时,在魏家明等人的活动下,不少村民逐渐接受了不合理的赔款。然而,范良稳、范想军、范火生等28人作为福泰公司的股东代表,一直坚持上访、维权。4年来,他们先后进行了10多场诉讼,进行了无数次上访,但黄陂区政府一直采取不接触、不处理的策略,对区政府以前各部门及市审计局的审计等合法行政行为不认同。一次,福泰公司员工还了解到,时任区长的吴祖云甚至主持了一次办公会议,布置黄陂土地局、城建局等部门不得给福泰公司提供相关土地证办理的资料,而天河机场也从未收到福泰公司土地征用的资料和信息,即使有证的部分土地,黄陂区国土资源与规划局也查不到该土地的档案资料,198亩土地一直处于失踪状态。

官员扬言要告媒体和网民

2017年2月27日,范想军三人了解到天河机场三期扩建工程已竣工,直接以行政不作为为由,将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政府告上了法庭。6月18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后认为,审计的目的在于促进廉政建设,政府信息公开利于促进依法行政。因此,判决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政府在15个工作日内对原告范良稳、范想军、范火生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作出答复。

消息传来,福泰公司上百名员工开始广泛地联系媒体,引起新闻界、法律界极大的关注。不少媒体纷纷为三位农民点赞,评论说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是BANNED总书记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理论的胜利。

然而,2017年8月30日上午,魏家明突然约见范想军等三人,三人很是惊奇,因为以前他们根本见不到这位领导。见面后,魏家明说他代表黄陂区人民政府,提出不准任何媒体报道天河机场征地事件,要求三人删除网上的所有报道。范想军解释说媒体报道是事实,魏家明却强硬地说若不删除报道他就要告媒体,因为媒体报道里提到了他的名字。范想军等三人范难了,媒体有民主监督的自由,他们三个农民是没有权利删掉报道的!再说,这么多媒体和网民都关注了,他一个街道办的干部要告千万网民,要告到什么时候呢?他不怕被人肉搜索吗?于是,范想军提议,魏家明最好连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告了,因为法院判决他代表的政府输了。



黄陂土地失踪:联系媒体

9月1日,天河街派出所几名警察突然驾驶一辆警车来到范想军家里,两名警察一进家门就四处拍照和摄像,并威胁说:你知不知道干了什么事?我们要拘传你!当范想军提出要看对方的拘传证时,对方却说等回派出所里开具,可他们始终没有出具任何法律文书。当天,40多人围观,给范想军一家老小带来极大的震撼,一家人的安全遭到威胁。随后,范想军作为举报人和原告,打算前往黄陂区公安分局、武汉市公安局督察大队、司法厅等部门投诉,甚至给公安部督察局反映情况,要求彻查武汉市黄陂区天河街派出所民警的行为,并寻找法律上的保护。

消息传开,天河街道店村村民群情激昂,年近80岁的杨勋代老泪纵横地说:“自己的财产被人抢走,还不准说出去,哪有这样的道理?”不过,村民们相信党中央,相信BANNED总书记,事情一定有个解决的办法,他们商议着最近去北京找习总书记。

BANNED总书记明确指出新闻舆论工作者是“时代风云的记录者、社会进步的推动者、公平正义的守望者。”魏家明作为一个基层干部,要告媒体和网民,理由充分不充分由法律去解决。但党的十八大以来,习总书记提出了全面依法治国这一重大战略部署,开辟了中国法治理论和实践新境界,范想军等三位农民正是推动社会法治建设进程、拥护习总书记战略部署的践行者,他们的遭遇和呼声是否该引起社会更多的关注和支持呢?事情的进展媒体和网友们进一步跟踪之中。

(记者 胡明星 )